没啥本事。

 

For my sunflower

然而我还不会用LOFTER】】【略苏中】【没有什么意义的糖

他低头看了看表,凌晨三点。

此时他本应陷在冗长的梦里。然而眼前却是一片白茫无垠,远处则是厚重的夜色,以至于天与山的边界都难以识辨。四下亦是同样的寂寥景色,昏黄的灯光在夜风里摇摆不定,被清扫过的地面上,只余了他茕茕孑立的影子。

耳中仍然有轻缓到快要辨不出的旋律,他却没有听进,只禁不住眼皮打架。

他是几个小时前下的火车。在车上本也没有得到充分的休憩,下车之后又是几小时的枯坐,自然招架不住。若是还有半分精神,他肯定会怀疑自己转车的决定是否正确,但眼下他除了睡觉便别无他想。

远处隐约传来汽笛和列车运作的轰响,他担心错过车于是也上了心,稍微清醒了些,但这声音却逐渐远去了。

其实也并非远去,而是起风了。

这风竟也挟带了雪来,一时间,眼前白色的面积逐渐扩大,丝毫没有停的意思。

他将脸缩进了围巾里,动了动僵硬的脖子,发现四周竟然没有像样的避雪的地方。风吹得也是凛冽,他不免打了个寒噤,一丝睡意都没有了。

雪开始模糊了视线,他隐约看到眼前好像多了一根柱子,但柱子却离自己越来越近,近到三步之内的时候,他才看清,原来是一个人。

走来的人并未说什么,也兴许是说了什么但他未听清,那人仿佛当他不存在似的,径直走到他身旁,熟稔地坐了下来。

正当他想着如何开场的时候,那人却先开口了:

“西伯利亚的雪总是这样,所以许多人向往温暖的地方。但也总有人愿从温暖的地方来到贫瘠的西伯利亚,对吧?”

这人有着南斯拉夫人的高大身形,但一开口却是童稚般绵软的嗓音。

“嗯……是呢。”他略显敷衍地应对着这句他意料之外的开场白,出于礼貌,他转头去看那人的眼睛,那人的大半张脸虽被白色围巾所遮挡,但他却惊异地发现这个银白色头发的斯拉夫人,有着瑰丽的紫色眸子。

“……你也是转车的吗?”他随意问了一句。

“嗯,是呢。”仿佛是在学着他的语气,银白色头发的青年如是回答。

“你是东方人吧?”

他点点头。

也不知道青年是否看见了他的点头,青年只自顾自地,似是感叹般说道:“东方是很温暖的地方呢……”

随后便是一阵沉默。

他本算是健谈的人,但在这个青年面前竟出奇地搭不上话。到底耐不住尴尬,他呵了一口气,看着眼前缭绕的白雾道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“去温暖的地方。”

“去东方吗?”

“或许吧。”

对话再次终止,然而他再次转头望向青年的时候,青年紫色的眼眸里竟荡漾着温柔的笑意。

“这里你会停留多久……?”他再次不甘心地问道,但出口才发现,自己本想问的是车站,但这句话没有指定地点,难免让人理解错误。

“或许几天,或许一生吧。”

他有些讶异:“西伯利亚,不是你的故乡吗?”

“是的,正是因为西伯利亚的寒冬,我才这么向往温暖的地方……你见过向日葵吗?儿时我曾见过,后来,我一直在寻觅,”青年的言语缥缈得仿佛飞向了温暖的远方,“一直在寻觅那样的花田,那是完全不同于极寒的、西伯利亚山麓的地方。”

似是补充一般,青年再次说道:“如果找到了,我就会停留一辈子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他苦笑一下,跟自己完全不同的目的呢。“祝愿你能早些找到。”

青年意味不明地一笑,随即问道:“你呢?想必是回家吧。”

“是的。”本想就此打住,但他却毫无防备地继续说了下去:“与其说是回家,不如说是逃回去。”

“逃回去?在西伯利亚,有什么不想见的人吗?”

一语中的。

心猛然颤动了一下,但他仍不动声色地说道:“不是。只是想快些离开这样恶劣的天气而已。”

青年的追问带上了一丝不明的意味:“所以,才会在深夜,不惜颠簸也要转车吗?”

他模糊地答道:“嗯。”

此时他听到了火车从远至近的轰鸣。

“我要走了。”青年轻轻说道。

他正想问青年为什么就知道这是他的班次,但他刚出口,声音就已被汽笛声盖过。

青年向前走了数步,忽然转身面向他,拉下一直遮掩了大半张脸的白色围巾并说道,“再见。”

他看到了青年的全貌,紫眸,高挺的鼻梁与浅色的薄唇。

就像那个人。

就像那个已经逝去的人。

就像那个,他不惜颠簸也要每年到他的墓前放上一支向日葵,然后便像远离洪水猛兽般逃离的那个人。

他站起身来,道别的话突然被堵在喉咙。

青年的背影逐渐隐去,他本来早已干涸的眼里却滚烫起来,将要出口的话却不觉变成了:“你的名字是什么?”

本来也不甚大的声音却被青年捕捉到,他再次转过身来,那张极似某个故人的脸隐没于雪与雾里。

“伊万。”

“伊万·布拉金斯基。”

 

他终于抵达了终点站。

下车的时候他面色极差,不仅仅是因为没有好好地休息,更是因为繁杂到快要完全充斥大脑的思绪。

那个名字……仅仅是他自己想多了吧。

尽管很像,但终究不是他。

他只身拖着行李箱穿过层层叠叠的人群,眼帘始终低垂。

一段路后他抬眼寻找出口,却发现那个在西伯利亚所遇见的青年——伊万,正笑吟吟地站在前方。

“你怎么也在……”他的话还未说完,便被对方打断。

“我曾说过,我一直在寻觅,我一直以来所向往的温暖之地。而我现在已经找到了,所以。”

“如约,我将会一辈子停留在这里。”

“停留在你身边,而并非仅如那时的一刻。”

评论
热度(4)
Top

© 内容物不明的方糖菌 | Powered by LOFTER